《陶庵夢憶》八卷本

編者王文誥

書之還生記

the second movement

張岱作者之名,生前在欣賞者輾轉抄錄中微光不滅;仙逝四十年,懷舊的《西湖夢尋》在子孫努力下精緻出版,但六十年後已罕見。

在這一百多年的時間裡,他的夢悄悄變成李長祥的新夢;抄本載著色彩、光線、味道、感觸、深情,緩慢流動在他熟悉的紹興和杭州一帶。秀水胡學林書架上的《夢憶》轉化為金忠淳《硯雲甲篇》叢書之一,再晚一輩的杭州姚思勤(字汝修,號春漪)和王竹坡所收的宗子文章,歸給了姚思勤感情深厚的表弟王文誥。

乾隆五十九年甲寅(1794),王文誥將他「釐」為八卷的《陶庵夢憶》雕板刊行,共有四冊,一冊兩卷。


《陶庵夢憶》首刻之後五十八年,張宗子的回憶被收入廣州刊刻的《粵雅堂叢書》初編第二集第十種。

這套大叢書出版時間從道光三十年(1850)開始至二十五年後光緒元年結束,由廣州勢力最大、斡旋於官府和洋商之間、財富超過國庫的買辦商人伍崇曜出資,譚瑩校勘編訂。每種書都有伍崇曜署名的跋,但實際上是譚瑩所寫。在《陶庵夢憶》的跋中,譚瑩對名不見經傳的王文誥,於每篇之後加入自己感言以及在每卷首注明「仁和王文誥純生編」的作法頗不以為然,認為不合體例而全部刪去,僅保留最早的抄本序,等於將王文誥完全除名。


王文誥簡述整理張岱風華文字的「識語」也遭譚瑩棄置,以致《陶庵夢憶》成書的最關鍵資料無人知曉;我們必須還這位慧眼編輯一個公道。

硯雲本《夢憶》所附的抄本收藏者序

王文誥 序

夢八止                續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