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廿五年夏,紹興縣修志會的採訪員童谷簳坐船下鄉探訪。


當時紹興縣分為十區廿五鎮五十五坊一百零四鄉一千四百七十一村,修志會採訪員的工作是到分配的村里實地調查,豐富修志的資料。由於紹興是水鄉,修志會向船廠租船供採訪專員深入。童谷簳字鼎璜,名字出現紹興蕺山中心小學宣統三年第四屆的畢業名單,當天的計劃是到梅墅,那時叫做後梅村,走訪祁承㸁密園曾經的所在,祁彪佳的寓山也在附近,現在祁氏後裔仍居此。他的船從紹興城西南角的水偏門出城,走上三百年前祁彪佳進城返家的水路,全程估計不到半日光景。梅墅上岸他打聽祁姓人家,請問族中長輩,最後「獲見」祁彪佳第十一世孫祁允(字子明)先生。祁子明觀察來人,自我介紹是紹興修志會採訪專員,配戴著紹興縣職員證章,三十多歲年紀,代表了公家的誠意而非某個好奇訪幽者。他忽然意識到今天會不會是那個大日子?祁氏家族默默熬了整個清朝的秘密,等了三世紀的「好義大人」,壓在他身上十世代「不敢」與「無力」刻印的愧疚,終於要得到疏解了。祁氏一門心防打開,將藏了多少春秋輪到他保護的祁彪佳著作全部取出,一共三十五種共二百零九冊,其中有十五冊日記,自崇禎四年辛未(1631)秋八月一日起到乙酉(1645)夏閏六月四日祁彪佳殉國前二日止,是明朝少見的長期日記。十五冊大部份都被重抄保存,最後兩年甲申和乙酉則是祁彪佳的親手字跡。蓬門今始為君開;童谷簳竟然做了張華進入了瑯嬛福地看到了聞所未聞的書寶藏。他即刻回報修志會,同人「皆.狂.喜」,一起前往梅墅「肅敬拜觀」。他們跟祁子明先生先借去十五冊日記鈔寫副本,鈔資由朱仲華(字承洵)慨助六十金。



晚明最後五千日

紹興修志會的常任委員之一王子餘先生在七月十五日將這個發現告訴了邵元沖先生。邵先生在十六日的日記裡,稱祁彪佳的日記是「空前瓌寶」應當全部影印。年底邵先生死於西安事變,他的夫人張默君女士依諾出三百金,連同賀培心的三百金,戚升淮的百金,校印四個月後於民國廿六年《祁忠敏公日記》書成;晚明最後五千多個日子重現人世。忠敏是南明給予祁彪佳的諡號,清乾隆追諡為忠惠。鉛印版最後一冊上註明了版權,『此日記板權為忠敏公後裔祁子明先生所有如有人翻印應得子明先生之同意  祁子明先生住浙江紹興後梅村(梅墅)」。


清朝編修的明正史,祁彪佳的生平在第二百七十五卷,是上千名獲得「列傳」一席地的明人裡,少數長相得到描寫的人物。修史的博學鴻儒們不可能親眼見過祁彪佳,但他們對他的外貌用了極度的形容:「生而英特,丰姿絕人」。相對於祁彪佳嚴肅的一生,以及官修歷史正經的敘述,這兩句話突兀有如小說。據說英姿風發的祁彪佳出門時,常引起凡眾圍觀。但他從不輕浮,與同有美貌之名的夫人商景蘭一夫一妻至終。當編修者決定祁彪佳突出的容貌也該寫入歷史臻於不朽,他們其實連帶側錄下美麗人物所影響的騷動之情,發作於前代又感染了他們自己。反覆咀嚼這兩句用詞,發現自己是站在最外圈的觀者,無緣親眼目睹主角人物,卻傳染上年輪般一代代圍觀者的好奇和嚮往。


其實在之前幾乎完整的一百年,道光十五年(1835),紹興文人杜煦和杜春生兄弟刊刻過《祁忠惠公遺集》十卷後附祁彪佳夫人商景蘭以及子女的詩作。那個時間點,入清近兩百年,乾隆朝的文字獄已過,當年紹興前輩殉節的倪元璐、劉宗周的著作已收錄四庫全書,張岱的回憶著作也已刊刻,只有祁彪佳埋沒。杜氏兄弟以為在祁彪佳兩個兒子理孫、班孫去世後,祁氏一族門戶蕩析,出版不能靠祁氏後人,而視為己任。於是他們四處搜集祁彪佳著作,從樊莫齋得《越中園亭記》,蔡陸士得《救荒全書》,沈霞西得《寓山志》。日記的事也有所知。在「故紙」中他們曾看到祁班孫之子曜徵手記一條,上寫著:「有年譜一冊,日記十六冊,存大伯母家。」大伯母即祁理孫夫人。杜氏又聽說日記藏在郡城不知道誰家。附錄的家人詩作多靠紹興經營書店的沈霞西尋獲。霞西是沈的字,他就是保存下張岱《瑯嬛文集》珍貴版本的沈復燦

十九世紀中那一波出版祁彪佳的熱心奔走,僅從私人收藏中去尋找已刻過的著作重新翻刻,完全忽略了祁氏後裔的線索。祁彪佳在彼時成為可以公開標榜的前朝風骨人物,地方上令人懷念景仰的先賢,在杜氏感覺,祁彪佳沒沒無聞的後代與這位出色的先祖已無關了。因此,即使再努力,他們在搜尋中所選擇的路徑,永遠繞不到藏書地,與瓌寶無緣。



中華書局重出道光年間之《祁忠惠公遺集》裡所附之杜氏後序及沈氏之誌。

祁彪佳的日記,晚明最後五千四百個日子。傳家的收藏是祖先送給後代的大禮和考驗。祁承㸁澹生堂萬卷藏書在清初已星散,祁彪佳的個人藏書剩下祁理孫的書目可借觀,只有祁彪佳親筆寫下的唯讀記憶,被子孫虔敬庇護如命直到廿世紀。死亡的生命,消逝的生活,透過簡潔扼要的白描句子,日復一日地流動起來。祁彪佳如軸心牽動起他的親人、朋友、交遊,再次走過崇禎的四季晴雨,正月初一禮敬天地歲末濟貧會計歲出,習俗慣例婚喪喜慶的人生小循環,之上朝代更替大循環毀滅性風暴形成,最後終於觸地襲捲世世代代可到永恆的個人朝暮,集體瓦解沈沒。

不足為外人道之
張宗子黃粱幻滅記theDefeat.htmltheDefeat.htmltheDefeat.htmlshapeimage_1_link_0shapeimage_1_link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