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世紀廢人
 
 
乾隆五十九年王見大本夢憶
Wednesday, July 26, 2006
 
零六.暑.與夢憶初刻遇
Wednesday, July 26, 2006
 
幾乎變成還願了。與一個想法、一個彷彿見到的靈光,十幾年的縈繞關係。當年被夢憶序「憶即書之,持向佛前,一一懺悔」震動到。這...不是意識流嗎?就是這初始的誤會,夢憶成了揮之不去的白日夢,從一種假設轉變成另一種可能,再變、變。變到寫不下來。變到滿腦子要說的卻因找不到形式而充塞不出。希望這個位置能與之做個結束。
Go to archiveArchive.htmlshapeimage_7_link_0
︻陶庵夢憶的私人讀法︼http://www.chinenoire.com/zhangdai/taoan.htmlhttp://www.chinenoire.com/zhangdai/taoan.htmlshapeimage_8_link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