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日天亮,風雪離境。初霽的「日色和雪色皓潔射人心目」。

這天立春,迸發的光線裡,行人踴躍。祁承㸁瞇著眼睛

瀏覽重新出現的世界,心情一快,詠出一詩,眼前美景

轉入心思中的紅色想像,密園中梅花美麗綻放,

花樹下的詩會,已在推敲的詩句。

不能一日無書;日記中寫下感想,沈肩吾的《易學》

和劉易《象解》二書都不及熊著,不過也有可

補充的見解。宋人張耒《張文潛集》和謝枋得的

文集《謝疊山先生集》,雖然家中書架上已有,

但因為「紙板佳勝」而重買。







放晴一天,大霧在次日罩下,他的船如行茫茫滄海。中午姚江又至,不免再去書店巡禮,這回買了杭州沈幼宰(字長卿)的《沈氏弋說》。沈生針對歷史人物、莊子、人情現象的論說,他覺得是「近日.少年家.所學.李卓吾及袁中郎.派」,「然.中間亦有自開眼界.硬豎脊梁處」。他一口氣秉燭看完才睡。他置身百年流變的巨大風潮裡,在他的波段,迷古前浪的力道已經式微,徐文長李卓吾以自己的理性感性和瘋狂撐開一片晴天,時代終於開始從心、本性、真情感發出自己的聲音,有多少種個性就生出多少音色,祁先生在夢中聽到眾聲在四周立體環繞。




十四日一早抵家,

第一件事看過郡中錄考案,

幾個兒子排名都在前。

接著督促奴子掃除園中積雪,

發現梅花強半為雪所損。

前幾日的暴風雪,看來全面摧毀了

此時各處該有的盛開梅花。

祁老爺看著夭折的殘瓣,十分失望。


十五日的文昌社依時舉辦,今年由老大駿佳和姪子豸佳主事。雖然雪景中暖紅一片才是期待的美時,但社事甚盛,祁老爺放心了。


十三日,飯後到了上虞。去程在籬落間初綻的梅點,

七天後卻無印象可記。渡娥江時已燈火相屬。

開年第一波心情至此告一段落,彷彿不是很如願的起始,戊午年卻出現鞏固祁氏家運的驚喜:還沒滿十六歲的祁彪佳第一次歲試,不但順利入學,而且在學使主持的郡試中居然被選為第一,得到資格參加八月杭州的鄉試。幾位兄長多年煎熬未能成功的舉人考試,小名「虎子」的祁彪佳一次過關,不只家門大喜,族中,地方上,都與有榮焉。郡中送來的賀旗上寫著「虎子先登」,讓祁老爺印象深刻。年底父親放心不下決定親自陪虎子進京趕考。臨行前謁告祖宗北上之期,與親族告別,起禮斗儀式以祈福消災。十二月十二日午刻出發,駿佳,鳳佳,豸佳同舟到西陵過錢塘江送至杭州。十四日兒輩別歸,父子放舟出關,己未年元日(正月初一)過揚州的瓜鎮,整趟旅程舟行十五日,陸行二十八天,道路風塵與世態炎涼都嚐遍了。祁彪佳那年並沒有一鼓作氣成功,而在下一輪天啟二年壬戌,二十歲的時候考上進士。但初生之犢的意外表現,讓萬曆四十六年成為祁家,透過父親的日記,從父親的觀點,最值得留下的共同記憶。



高潮迭起的一年又二十七天結束在一個意義深長的眺望。很重視經驗傳承的父親,一定想好了這個戲劇性的第一次觸目。己未年一月二十七日,天色方曙,歷經千辛萬苦的父子,終於走上蘆溝橋,祁承㸁「令.兒子縱觀皇都,鉅麗自此始」。他們還要大半天的功夫才能到都城,從這個距離得以飽覽壯觀全景。宏偉的京師矗立在黎明光輝中,想像中的國朝和天子,此刻真實出現在剛滿十六歲的少年眼前,過了橋後展開的鉅麗,既是集天下之最的國都,也是父親期待他的錦繡前程。

崇禎十三年歲次庚辰
16401640NewYear.html

初十風雪俱狂,船前進不得,停泊在四明郵亭。起坐徬徨中,他推開船蓬窺視外界呼號的面貌。放下蓬蓋,他呵冰雪成無色水研開黑墨,日記裡「大雪瀰漫無際」的原始白,動態細節在詩中展開,狂風作箭,萬山變形,孤舟困在似海似陸中,乾坤隨意弄色,草木即刻失形。風雪入詩,心中的不安排解,他翻撿起甬東買的二十多種書,其中「覓之數年,如渴得飲」的最興奮斬獲是熊過的《象旨決錄》。急急取出閱讀,雪從蓬隙間落下,幾乎佈滿几席,他氈褥裹身,閱讀之專心幫助他忘卻之外的風雪,因此在書後寫了「辟寒編」作跋。


〈四明道中雪〉

〈舟行雪霽是日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