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雪霽,他去拜謁先人之墓。回家後,讀了梅花雜詠二卷,黑色鐵骨上淡淡的紅色出現。




初一,賀歲完畢,祁承㸁老爺想了一個題目「課」兒輩,自己得五言詩一首。讀鄭端簡公《大政記》一卷。到蔗境,和弟弟爾器以及兒子們一起剖柑,白底上出現黃、橘。大家再以「元旦分柑」做七言近體詩。兒輩只知用二十四孝的袖橘典故,他則從滋味的酸澀聯想人生,詩句中黃色出現兩次。


初二早起櫛沐。得到彪兒郡中學校招取報。今年他也要上場了。午間雪稍止,登樓看景,眼前「千巖萬壑如玉峰參差」,白中透青的雄渾大輪廓,讓祁老爺「奇快欲舞」,雙手朝天伸直,開展,畫出交錯的雙環,身體同時轉一圈,慢而有力的緩旋,抒發詩韻未能調節的感動力量。雪景前的心情獨舞結束,他在案前坐下,進行徹底掌握兩浙著作的爬梳功課,首先從杭州府開始編輯。


1618

萬曆四十六年歲次戊午

春正月,

底色雪白。

初四進城,謁文廟;然後到讓檐街岳父家拜年留下吃飯。




初五,拂曉即起,「督」(一字含了監督,督促,督導的意思,都是祁老爺鉅細靡遺的個性)彪兒去考試,午後看他寫的試卷,「頗解人意」。晚上發舟去甬東。

toNingb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