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一止                續夢

張宗子的家宅幾世紀以來都在城裡臥龍山之上。他身為長房一系繼承曾祖的不二齋,自構的梅花書屋,堂弟燕客反覆改造的瑞草谿亭,高祖張天復造的筠芝亭都在此山中,即今日紹興市府山公園某處;張宗子晚年所居的快園,在府山公園之北,現在紹興飯店位置。龐公池在龍山西側,即今日也以水池為主景的西園公園,祖父的砎園在附近。晚明士大夫家宅亭園聚集的龍山,改朝換代的兵燹禍事化一切為鬼物,張宗子避難深山數年,一次進城訪堂弟張登子,終於鼓起勇氣去舊居看看,參天喬木被砍伐,梅花屋尚在,不二齋只剩階址,當年窗外的三竿方竹,依依若識主人。人世不穩的時候,人的建物消,鬼的歸宿長,龍山也為魂魄歸葬處;聽現代紹興人回憶,六十年代的府山到處是墳墓;現在府山公園西麓還看到零星民國荒塚。

























從府山公園東側環山路下來經過數座新修如造景的小橋,其中一座「龍門橋」,難道就是金乳生亦園的當年位置?天鏡園在城南外,崇禎初為越中園林之冠,乙酉年(一六四五)已頽敗尤甚。張家在西湖南路的寄園以及祁家的偶居,清初只剩瓦礫;歌樓舞榭百不存一,西湖如卸濃妝只剩天然。寧波阿育王寺舍利子至今仍在,初一十五開放瞻仰,不敢問信眾是否被告知明朝說法,如果目睹舍利卻觀想不出幻影就會像秦一生一樣於同年死亡?瀏覽天童寺樹立的歷代碑文發現,惡形惡狀的僧人不是張岱所見唯有,清同治、光緒、民國元年地方官都曾出面解決寺內弊端紛擾而「奉憲勒石永遵」。寧波日月湖,張宗子留下有趣觀察,當地縉紳園亭密集明瑟湖水,但玩物僅及其身並不傳家,代代轉手;如今日月湖址只有月湖,以東是現代寧波繁華新穎;湖以西,明清士大夫的高級住宅區,為保留歷史面貌忍住不動,反而幽暗沈默。迷宮巷弄中偶一轉彎出現的歷史大宅裡無不侷促多戶人家,天一閣就在某處高牆深巷內,努力維繫古典與現代的接口。不過,現代改建之波已及,月湖以西最後古氤氳終將蒸散。


所以文字還是保存的最佳活劑。


高槐深竹浴鳬堂,綠漾裡展卷,「撈筍」聲呼出雪白象牙蜜;清晨,金乳生髮髻蓬亂匍匐石板地,為心愛花朵又除一菊虎;山僧跟至山腳確定真的是人上船離去,互相目送中,彼此越來越小;孤梅寒淡王月生輕啜閔老子茶含笑啟齒,恍惚中彷彿聽到茶說話了;大亂起,祁止祥不顧妻子家人,又挾阿寶而去,永遠成就深情之癖的頭號代表人物。二十多年後,阿寶早沒了孌童音色不知所蹤,祁夫人馮氏在內屋深處長齋繡佛,深情代表在思索為老友新作西湖夢尋寫序。張岱眼中多才多藝執著講究的祁豸佳(字止祥),文章規矩無作態,他對宗子寫作如是說:


陶菴所作詩文,選題選意選句選字,少不愜意不肯輕易下筆;

其所記遊,有酈道元之博奧,有劉同人之生辣,有袁中郎之倩麗,

有王季重之詼諧,無所不有其一種空靈晶映之氣,尋其筆墨,

又一無所有。


博奧、生辣、倩麗、詼諧而透.明,非意之所聚、情之所鍾,最精確的字、詞、句不書﹣﹣張宗子活劑的獨家配方,能讓花樹無視季節全面盛放,人物無視時間俱在盛年,鮮明隽永如初次映入宗子印象。







晚明紹興城圖

老張家在此山中

2009年二月的紹興府山公園

此處遠望風景極佳,並有基址。

他懷疑張家或曾在此址?

2009年二月寧波天童寺


張岱,字宗子, 明朝浙江山陰人。山陰在現代的紹興;將小城從中以運河為界對半,西半城是山陰,東半城是會稽。張宗子先世是蜀人,宋朝咸淳中張遠猷做紹興太守,去世後葬山陰,後人從此在山陰定居。到張宗子的高祖父張天復一代搬了一次家,從南和坊遷至常禧坊,兩坊都在城中臥龍山南麓,也就是山陰或紹興子城的西南角,該處的城門即為常禧門(俗稱岸偏門在今日紹興偏門直街與府山西路的交口,水偏門在其東,祁彪佳入城的水偏門即此。)臥龍山是紹興城內最主要的山,雖不巍巍但山勢盤旋有趣且能飽覽四方。自古越起山名數變:因越大夫文種葬於此而曾名「種山」;因山形如龍盤踞而稱臥龍山簡稱龍山;因古時紹興府治、府學都在山的東側,所以又稱府山。(方志言:府城內四隅,西二隅隸山陰,東二隅隸會稽,西南隅領坊九曰大辛、大雲、東觀、紫金、下植利、上植利、美政、常禧、南和豐。乾隆紹興府志卷七。)


高祖父張天復,苦讀三十四年,世宗嘉靖二十六年進士(一五四七),分發到溼熱遙遠的雲南做按察副使,驅使從所未見的巨形物種大象四十二頭平定作亂土酋。不知他的部下能不能聽懂他的紹興腔軍令?曾祖父張元汴穆宗隆慶五年狀元(一五七一),祖父張汝霖神宗萬曆二十三年(一五九五)進士。父親張燿芳,不事生產,日日沈浸於古書帖括之中,年年考試又不第,全靠母親陶氏辛苦持家二十年,才至「中人之上」的寬裕。

張宗子生於明萬曆二十五年丁酉

(西元1597)

八月二十五日卯時

卒於康熙十九年九月之後某日

(西元1680)

曲中妓王月生         ----《張子詩粃》


天鏡園

金乳生花草

金山夜戲

王月生

祁止祥癖                ----《陶庵夢憶》

老張明亡後重返紹興城住在臥龍山之北,也就是照片中這一帶,酒香瀰漫。

每二十四年

家族命運得

recharge to full

而漸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