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忠淳的跋中並沒提到對《夢憶》的文字或順序有所變動,換句話說他保留下清初抄本的原貌;因此,《硯雲》一卷本無論如何是與張岱曾同時、內容最接近原作的難得版本。


抄本的四十三篇沒有篇名,目次當然也和八卷本《陶庵夢憶》不同,更有八卷本沒有的篇章。以下按照硯雲本次序列出篇章第一句並附上八卷本的篇名為記。

硯雲一卷本《夢憶》目次

41

42

43

張宗子觀察到的「喫煙」現象,小時候沒有,煙草出現十年內「無不喫煙」。所以時間上應該十七世紀上半時開始的流行。明亡後張宗子定義此現象為「草妖」,即怪異不祥的現象。孰不知,這是十六世紀末逐漸展開的海外貿易的影響之一。閩人至呂宋島與西班牙人貿易,中國絲綢瓷器等換回美洲銀子,同時帶進中國沒有的煙草等。紹興一地從老人到小孩,男人女人都喫煙,如此普遍,其他地方一定也感染此習。張宗子初見白兔覺得很奇異,難道中土沒有土產白兔?杭州的白兔是從福建帶來,難道白兔居然也是從海外貿易來的新物種?祁彪佳在寓園,也有人送白兔給他,不知收下後,寓山不久是否滿山白兔?

書之還生記

在《夢憶》最近處


之一

編者金忠淳


之二

夢憶一卷本目次


之三

原夢之始終

夢四止                續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