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衡

他穿上溫良的黻衣,披上禮義的繡裳,將貞亮辮成鞶帶,知識和技藝如玉珩佩戴;他以美德和才華裝飾自己,卻被鶗規鳥鼓噪為醜。


美的信念不得華光照耀,陰影下,他沮喪而疑惑而問,卦象中看到迅風為翼飛越眾山遠遁周遊的啟示,於是決心今晚出發。卸下文飾的衣裳,用鞶帶綁定摩天翅,尋出正北,起飛。


在滴漏下沈耀靈上升第一道光芒出現之前,他越過猶疑的深淵。知識的玉珩在夜空反映月光,閃爍如星。他造訪傳說宇宙裡極遙的神人和仙境,美詞和比喻之後無可深入,他觸及想像的邊界。不回頭,越出,落入恆動的旋轉,繁星為他顯現神秘規律,從玉珩中他選出玄奧的數,與日月星辰的周而復始對應,無垠中他發現時間精確推演的節奏,偵測速度和距離,改造古之儀器體現大自然刻度般的動態,無鳥能置喙,無不可測之人心可改變,無猶豫和狐疑。



張衡〈思玄賦〉

GirlOfWings.html


他要降落,幻象的無障礙八荒漫遊讓他不安。


他醜,不過妹妺美,入宮為妃,全家從土色的臨淄移居壯麗洛陽城。

可能,遠遠地,國都在地平線升起時,他經驗極度的震撼,胸臆粉碎大開,他看到讓自己翩然降落的繆思機場。


他口吃,滿腔的思緒和感觸擠壓在喉間艾艾不得出,轉入腦中形成偉大的文的概念,但要實現於筆端,澎湃的文思被嚴厲的聲音干擾,

「不夠好」,「不夠超越」,

「又虛幻了要真實」,「得再求證」,

「辭藻暗淡」,「音質不脆」,

「醜」,「為什麼為什麼」,

落到紙上只剩涓滴。


左思
GirlOfWings.html

在完成的圓滿感奇跡似出現之前的十年間,承載他不及格的字和句的紙,

    被憤恨瞬間揉成團拋棄中庭。下雨了,紙纖分解滲入泥土,再被太陽曬乾,

        一道又一道變成糊在地表的面具,作者又沈吟步入園中,習慣中踏地的軟悶

            變成暗脆的扣扣,他吃了一驚,回神現實低頭查看,意外與屐齒咬住的某年

                某日廢句重新照面,靈光忽然閃動,一條暢通的思路展開,兩旁雨字頭的,

                    玉字部的列隊拍手鼓舞他,他如百米選手在終線最後衝刺,急急奔向到處

                        佈置下隨時捕捉文思此刻離他最近不過不在廁所的紙墨筆硯,卻失手打翻

                已有黑色的水,在精心漂白低雜質的無色紙上染出灰,他顧不得了,蘸墨寫下難得       

                    噴湧而出的意念,筆筆暈開放大,從字的骨幹順著已溼的纖維外放四射,

                            長出了深淺不均的蹼和膜,好像萬物初成的渾沌之形。




大宗師

後衛

如果找不到
前進之方key.htmlkey.htmlkey.htmlshapeimage_5_link_0shapeimage_5_link_1